跟著食物去旅行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490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卡斯楚與Cohiba雪茄

在1968年Cohiba問世之前,卡斯楚抽的雪茄都是由他的貼身侍衛Eduardo Ribera做的,卡斯楚很滿意,就在哈瓦那的一間義大利El Laguito宅第、在高度安全的警衛下正式生產,Cohiba是印地安族Taino的話,也就是Tabacco(菸草)的意思。

與其他古巴雪茄相比,才問世40年的Cohiba,算是小老弟,由於Cohiba是專為卡斯楚量身定作,卡斯楚也把Cohiba作為外交禮物,因此建立它的知名度與尊寵。

卡斯楚治下的古巴不是一開始就是社會主義國家,卡斯楚入主哈瓦那之前,他的游擊隊與Fulgencio Batista政權對抗時,美國政府與媒體,像紐約時報等都對卡斯楚充滿期望。

1959年卡斯楚當政後,他的國有化與限制私人企業讓美國愈感不安,美國不能容忍在他的後花園加勒比海,甚至整個美洲有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國家;關鍵性的1961年「豬玀灣」(The Bay of Pigs)事件,由CIA策劃入侵古巴惹惱了卡斯楚,於是向世人宣佈古巴的革命是一場「社會主義革命」,從此雙方的關係急轉直下,至今從未好轉。

在冷戰時期美蘇是主角,古巴沒有美國,不代表沒有朋友,他與蘇聯總理赫魯雪夫N.S.Khrushchev往來密切,俄援源源不斷;他廣交非結盟國家為友,包括中國,他派醫療團赴非洲等地拓展空間,讓美國恨得牙癢癢。在卡斯楚主政期間,美國政府一直想除去卡斯楚,在諸多陰謀中甚至有人提議在他的雪茄下毒,情節有點類似007電影。

我對古巴充滿興趣,源自年輕時喜愛諾貝爾得主美國作家海明威的作品,以及英國作家Graham Greene葛林,他的小說--哈瓦那特派員Our Man In Havana是不可錯過的好書,當然還有充滿理想主義色彩的革命家Che Guevara。

海明威曾住過古巴,與卡斯楚相識,他也抽雪茄;多明尼加知名的Arturo Fuente雪茄公司生產以海明威為名的雪茄,有4種大小,都以文學名詞命名:Masterpiece(巨著)、Classic(經典)、Signature(署名)、Short Story(短篇),由於這是多明尼加公司的產品,因此在美國市場買得到,是品質好的雪茄,我蠻喜歡。

世人總把雪茄與古巴或與卡斯楚畫上等號,雪茄之於古巴就如同葡萄酒之於法國一樣。著一身草綠色軍服,嘴中含一隻雪茄,是卡斯楚的註冊商標,接見外國政要他也常以雪茄為禮物贈客,當然是Cohiba,當初只是卡斯楚專用,之後的不容易購買,建立了Cohiba的尊寵地位,我認為這是高明的行銷術,也是政治手腕。

無論如何,世人總把「豬玀灣」事件的責任掛在甘迺迪政府身上,弄得美國灰頭土臉、顏面盡失,最後簽署對古巴實施貿易禁令,延續這麼多年、歷經多任總統禁令未除,所以古巴雪茄根本無法在美合法公開上市,至今美國是世上唯一不讓國人到古巴旅遊的國家。

卡斯楚愛雪茄,他的死對頭、白宮主人甘迺迪總統也愛雪茄。甘迺迪愛抽H.Upmann的 Petit型號雪茄,在禁令簽署之前,派他的親信收購了1200隻雪茄;當時白宮有雪茄文化,1961年甘迺迪總統的演員好友Milton Berle就送一隻Humidor(雪茄盒)做為就職禮物,當時買價約8百美元,1996年在紐約的拍賣會以57萬5千美元成交。

卡斯楚創造Cohiba的地位,而「雪茄之王」Zino Davidoff大衛杜夫建構古巴雪茄的全球形象。猶太裔、在烏克蘭出生、在瑞士揚名立業的大衛杜夫用法國波爾多葡萄酒產區Chateau(酒莊)的概念來包裝古巴雪茄,甚至用「熟成」葡萄酒的方式來「養」雪茄,結果大放異彩,以「五大酒莊」系列(這系列因為法國酒商抗議而停用),目前只有在蘇富比拍賣場上以高價才可獲得。

時至今日,舉凡與「菸」或「草」的吞雲吐霧行為都成為過街老鼠、人人喊打,甚至罰款,成為「政治不正確」的行為。其實,Cigar雪茄、Pipe煙斗、Cigarette香煙或紙煙,在某種程度是有很大的差異,就如Wine與Alcohol是有差別的。

我們可以想想,沒有雪茄與香檳的邱吉爾會如何度過對抗希特勒的歲月?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依德如何「夢的解析」?

領導英國對抗希特勒的Winston Churchill邱吉爾首相,22歲被派駐古巴,結果雪茄陪伴他渡過一生。他每天約抽10隻雪茄,他總是抽長17.8公分,雪茄圓徑編號48的雪茄,邱吉爾享壽90歲。死後,古巴Romeo y Julieta雪茄為了紀念他,推出這款以他名字命名稱Churchill Size的雪茄,深受市場歡迎,目前幾乎所有的品牌都有Churchill Size的雪茄。

Churchill與雪茄的軼事常是許多人餐餘酒後津津樂道的話題。德機轟炸倫敦,當時邱吉爾的雪茄保存在Dunhill的店面,警報解除後Alfred Dunhill用電話跟他報告:首相先生,您的雪茄安好無損。

每天抽10至15隻雪茄的大師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,在婚前給未婚妻的信中寫道:一個男人沒有接吻的時候,抽雪茄是不可或缺。想必,佛洛依德在「夢的解析」,雪茄有時候就不只是一隻雪茄而已。他活了83歲。

當有上等雪茄相伴時,日子總是美好的。我在倫敦、西班牙、墨西哥、瑞士、香港、紐約、南非開普敦、峇里島、墾丁或花東等地,都買過也抽過雪茄,也都留下美好的回憶。一支雪茄搭配一杯咖啡或是Rum調的Cocktail,再來一份紐約時報或泰晤士報、金融時報、The Economist、若有Playboy更好;我也曾在週末午後,在紐約中央公園東50幾60幾街的一些餐廳,吃完「早午餐」,坐在室外,點燃一支雪茄,真好。惟美中不足的是:那不是古巴雪茄。

--作者Roy陳忠義,現任葡萄酒講師、《圓頂市集》駐站餐飲作家、資深餐飲記者、著有「沒有接吻的時候我抽雪茄」等書。「餐餘酒後」專欄每星期刊出。Email: chungyi123@hotmail.com

(吸煙過量有害健康,本部落格及圓頂市集及作者本人均無販售雪茄,亦無在煙商任職。)

 

《跟著食物去旅行》電子報

 
 
la marche 圓頂市集
看故事 Story 找食材 Shop 找食譜 Cook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